网站地图

bobapp下载

服务热线:400-608-6665

2022-09-30 05:39:30

智能学习灯走热,年复合增长率17%却折在可持续上,品牌如何才能突围

青少年居家生活学习的时间显著增长,随着眼睛干涩、视力下降等问题接踵而来,护眼灯市场也进入消费旺季。消费需求强力释放背后,不少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价格悬殊大、装饰性超过功能性、被质疑“智商税”……护眼台灯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智能学习灯的赛道越来越拥挤。网易有道推出新硬件产品——有道智能学习灯,加入“造灯大军”,而此前字节跳动、腾讯、阿里等都已布局。从词典笔、学习平板到学习灯,智能教育硬件领域还有多大的想象力?此外,风口之下的智能硬件产品能否为学生提供真正的教育价值,仍有待考验。




1、消费需求释放,市场年复合增长率达17%




根据2018年《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中国青少年总体近视率超过半数,达53.5%,2023年这一数据依然居高不下,达到52.7%。一方面是因为学生长期伏案学习,视觉疲劳诱发近视,另一方面是长时间使用手机、平板等娱乐产品所致。






随着城镇家庭收入水平不断提升,“二胎”政策的开放,家长对于教育投资意识的不断增强,儿童学习用品市场迎来一波显著增长。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护眼台灯在儿童学习用品市场中占比22%,仅次于儿童学习桌,发展潜力巨大。




然而,在护眼台灯“蓝海”市场中,价格悬殊极大,低至几十元、高达数千元的护眼台灯让家长们眼花缭乱,此前相关监管机构的抽检中,部分产品频频被曝“质量不达标”新闻,也让家长们忧心忡忡。社会各界纷纷呼吁,亟待国家相关标准规范的“出炉”。




在此背景下,为进一步加强青少年视力防控工作,国家在2018年出台发布了《读写作业台灯性能要求》GB/T 9473-2017,从光照、色温、均匀度等技术角度明确了“护眼台灯”标准。同年,欧普照明等国内照明领先品牌,率先响应国家开展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要求,充分开展市场调研后,自主研发推出了符合CQC9473标准的欧普第一代护眼台灯。上市后迅速引发强烈反响,年出货量保持在 200 万台以上,在各主销产品电商平台的好评率超过 95% ,深受消费者青睐。




消费需求的释放、国家政策的扶持、欧普照明等一批头部企业的入局……使得护眼台灯市场迅速成长。根据全拓数据显示,2023年护眼台灯市场规模达49.2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7%,预估2015年市场规模将突破83.52亿元。




2、市场可持续性堪忧




除了最先入局的大力智能学习灯销售不错,其他参与者还处在探索阶段。虽然各家公司进军“造灯大潮”的势头与信心满满,但距离达到预期的市场目标恐怕仍面临极大的挑战。




各企业在智能台灯领域的角逐,只是智能教育硬件赛道鏖战的冰山一角。近一年来,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在线、掌门教育、松鼠Ai等接连发布多款智能硬件产品。在智能台灯之前,还有词典笔、学习平板、AI学习机等热门教育硬件产品,同样也是众多入局企业发力重点。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综合研究部副主任张家勇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智能硬件热,实质是线下服务向线上化、硬件化转移。智能教育硬件市场潜力大、利润高、门槛低,容易吸引企业入局。




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正在急速扩张,据《2023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显示,随着教育信息化的不断发展,得益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加持,预计2024年国内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接近1000亿元,未来新兴品类的增长速度将远远高于传统品类。




但并非所有人都持乐观态度。有观察人士认为,一些互联网和教培公司入局教育硬件市场在某种意义上是“病急乱投医”的行为,不具备长期性。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目前智能教育硬件赛道进入门槛低,贴牌生产普遍,大多数属于“智商税”产品,市场可持续性堪忧。




3、专业性能成首选标准




教育内卷的当下,在学科培训大规模缩减后,承载了“课后辅导”“作业检查”“错题整理”等一系列实用功能的教育硬件产品势必还会受到更多家长的青睐。但是这些产品在实际使用过程中是否有效,会否沦为鸡肋,是否会导致孩子养成惰性等等也让许多家长担忧。在某些智能学习灯的购买评论区,有不少用户在体验过一段时间后,追加评论表示“只是高价买了个台灯而已”“差不多只是台灯和点读笔/电子词典的合体”“检查作业经常出错”等。




就家长的角度而言,决定其是否购买一款教育硬件产品的因素主要在于硬件产品能够提供的内容生态和附加服务能否满足其期望。因此,教育企业无论是在研发学习灯还是词典笔等产品之时,除了嵌入自家积累的教育资源外,也在积极寻求与教材、教辅出版机构的合作。




硬件+内容的思路固然能够吸引用户,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有政策风险。去年,11月15日,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项目分类鉴别指南》提到,学科类培训的鉴别依据包括“培训方式重在进行学科知识讲解、听说读写算等学科能力训练,以预习、授课和巩固练习等为主要过程,以教师(包括虚拟者、人工智能等)讲授示范、互动等为主要形式”。因此,如何定位硬件产品,以何种形式搭载学科资源都成为教育硬件企业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或许正是因为“双减”的势在必行,曾经取名直奔主题的“智能作业灯”普遍改为相对委婉的“智能学习灯”。




在谈及硬件产品与“双减”的关系时,不论是词典笔还是智能学习灯,有道对它们的定位都是学习工具类产品。在有道智能学习灯中,不会出现类似拍照搜题和课程应用。




如今,各路企业对于教育硬件的布局愈加深入。竞争持续升级的形势下,各家产品的迭代速度也将进一步加快。如何在合规的前提下,为用户带来更丰富、精准的教育内容和服务,对企业而言或是真正的挑战。




文章来源: 中国网资讯,中国商报,鲸媒体


Top